什么都分享
以及,记录自己的故事

在敬鹏的这几年

人这一生会面对很多分支的路,当你站在岔路口的时候,你选择的方向永远是你内心想走的路,即便它是错的。

2012年11月14日,这是我进入到外企工作的第一天。毕业一年,这早已不是我的第一份工作:在这之前零零散散的在几家私营企业就职过。当时的我从来没有台企压榨薪水和福利差的概念,又考虑到这确实是一次能够锻炼自己的机会,也就答应了下来。在这之前,我忘记说我应聘的是网络管理师的职位,也就是俗称的“IT”、“网管”。这种职位说白了最适合应届生,当然我也是后知后觉。人力成本低,又能从基础的学起,看似非常符合双赢标准:公司能减少人力开支,而我又能学习基础知识、服务体系以及办公室文化。

入职之后,我被安排在办公桌群最前面的位置,这里是初学者专用的,其实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从前往后的座位顺序正是对应着职称的从低到高。职称等级我也需要唠一唠:助理管理师->管理师一级(副组长)->管理师二级(组长)->管理师三级(组长/副课长)->管理师四级(课长)->管理师五级->主任->副理->经理->处长。以上是一个部门的职称体系,我是属于资讯部的。而我当时入职时的同事有:Derek(和我一样是助管),Bill(管理师一级),Dwight(副组长),Will(副课长),Jester(代理课长,台胞)。第一天自然是晨会进行自我介绍,我随便说了两句之后大家也就算认识了,我们课长Will指定Dwight为我的Coach,类似带领新人的教练,这个人对我之后的敬鹏生涯影响很大,但并没有一个好的结局,这个故事之后我会慢慢补充。确定了我作为新人的一些工作安排后,我就跟着Derek学习处理简单的故障排查,比如做网线,修理电脑,安装系统等。说实话,这些内容我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在电脑店里实习学会,在这里就是熟练运用罢了。也正因为如此,我和我们课长Will互相怼过几次,说实话,我起初确实不知道Will对我的态度和定位是如何,换句话而言,有时候对我非常用心指导,但有时候却觉得我无法栽培。两三个月之后,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春节福利,当时我们的经理是个台胞叫Strauss,他呢,那时候爱憎分明,领导能力确实有一把手,也正因如此,很多人都在吐槽他如何如何对待前员工,前员工如何如何站在他办公室门口和他互骂而最后被冷落架空,愤而辞职。这位经理,可能是对我这个新人的表现还算满意,到分年终奖的时候我拿到了600元,此时我入职两个多月,甚至还没有转正,不过当时的我已经很满足了。

那会儿我还住在公司,产线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接触过,也因为产线设备的老化,特别是计算机系统太旧了,经常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,我也就经常和Derek走上走下的忙活,晚上也不闲着,当我还在WOW中酣畅打团的时候,就会被一个电话中断:Joya(我起初的英文名),S2的某某线电脑开不出来了,快去看一下,产线都停了,很严重。好吧,这时候我就会从床上爬起,换上工作服,戴上口罩鞋套,俨然一副资深工程师的样子出现在现场员工面前,可这时候已经是凌晨,00:30。年轻气盛,丝毫没有睡意,三下五除二解决问题之后就回到宿舍继续睡觉去,这样的生活我整整维持了2年,这两年里我多多少少半夜处理的紧急叫修不下50次,平均1周得有1次,毫不夸张。一次两次故障处理之后我还沾沾自喜:我可能成为功臣了,为公司省下了一笔不菲的维修费用(如果处理不了需要请设备原厂工程师维修,上门一次的报价在2000不等),总觉得很有成就感,隔天也能够得到领导的表扬。

然并卵。

我说过,我们课长的心思永远都无法参透,在我每次处理完事故之后都表现出一副你这么做还是不完美的态度,可如果你觉得我做的不够好,是否你也能够在半夜起床驱车前往公司带着我一起处理好,这样你放心,我还能学到东西,下次就不会再麻烦你,可是他不会。几次深夜处理事故之后,我开始怀疑了,怀疑这家公司的应变能力,怀疑这家公司对IT方面的投入深度。在我2017年离职的时候,这家公司共2000+的电脑,其中1500+是DELL 320/330的主机,06/07/08年的电脑。

如果真的要算起来,我在敬鹏的前两年12(年末)~15(年初)是过着开心的、有老大罩着的生活。这个老大就是Dwight,不否认,他人确实很好,非常好,好到根本不发脾气,就事论事,对事不对人。让我一直有一种是我终于遇到伯乐的感觉。在这两年里,确实是他罩着我,替我说话比较多。我很多未涉及的技术能力都是他传授的。就是因为他这样的心态,15年从副组长被提升为组长,而我们的副课长仍然是副课长,此时他们两人之间已经开始互相埋下芥蒂的种子。我们的副课长也确实不争气,这个位置坐久了就会开始懒,像困了就跑进机房睡大觉睡到下班的事情屡屡发生,但我们大家都对此未发声,其实更多的是在想毕竟同事一场,何必去打这种小报告。但其实我们这种不闻不问的做法只是拖延了纸被火烧掉的那一天,没错,他被发现了,而且还是我们处长亲自进去机房抓个现行。说巧也是巧,Derek和Bill都离职了,去了更好的地方,我们的经理Strauss被升调到其它部门做处长了,在这么个改朝换代的节骨眼上,Will就被抓住了,毫无保留地。经理职位空缺就必然有人填这个坑,这个时候负责台湾IT的副理Kevin接手了我们,Kevin性格很好,技术也很好,人也很和蔼。不论大错小错都不会破口大骂,这比之前我们的经理Strauss的“干你娘”要好太多太多了。但Kevin做事也确实很严格,这点上我也不能说他是吹毛求疵,但很多细节的地方Kevin确实把控处理得非常好。

前课长Will离职了,还和Dwight闹了一场,差点打起来,好在场面被控制住了。 这个时候我也不住在宿舍了,回到自己的家,上下班途中都是Dwight开车载我,我们会一起吃早饭,一起因堵车而迟到。有一天他说:我要做课长了,你有没有什么想法?我说:那不是很好,你熬出头了。他接着说:你确实有能力,之前一直被Will压着,做了近三年的助理管理师,这次我们讨论着把副组长给你。

是的,我确实从助理管理师晋升到了副组长,从前线转为了管理层。在部门架构力我的手下现在有啊斌,杰哥,啊科三位同事。而我是负责带他们的。从这里开始,故事变得不再那么紧凑,因为新副理Kevin的接手,把原先不是我们的PBX,监控系统等都从总务部门接了过来,大大加重了工作负荷,在以前,我们5位IT面对800台电脑,2000名员工对应地游刃有余,但现在根本没有1秒钟能够停下,电脑不停的响,产线不停的故障,新东西不停的导入,衍生的新BUG层出不穷。我们1年度为整个公司节省了500万人民币的维护成本,这些都是有通过月报体现,也得到过上级肯定的数据。但到了年底,该发多少奖金还是多少,从来没有把我们一年的付出当回事,虽然每天都在画饼给我们看:你们做得这些事情,都是你们自己的钱啊!

那么,钱呢?

钱根本没进我们口袋,我们仍然拿着死工资,处理着永远做不完的事情。可能有人会问,这种公司还留着干嘛?我的确是心存侥幸,被画的这个饼诱惑到了,希望哪一天来一个转机,毕竟我三年都熬下来了,还差另一个三年吗?不不不,我再次错了。我提到过,课长这个位置坐着之后是会越来越懒的,因为根本不需要课长事必躬亲,很多处理的手头作业仍然是我们在处理。那么课长做什么呢:逛淘宝,给台胞做代购,一天8小时, 4小时在做代购的活,2小时和台湾的上级领导吹牛打屁,1小时玩手机,还有1小时才是真的是在做Excel表格。其实这时候的Dwight已经不是我之前所认识的那个Dwight了,变了太多太多,脾气也差了,而我劝过好几次,哪怕是当着面说了很多很多谏言,但仍然无动于衷,我们之间也产生了隔阂。

离职的时候,我在敬鹏工作了5年,为敬鹏计划外打卡故障维护超过1600小时,节省了500多万维护成本,完善过产线电脑的故障处理方案,当场揭发过两次黑心厂商想骗零件维修费用的事件,导入电子看板系统,导入工时记录系统。但敬鹏给我的只是一份微薄的、毫不起眼的、和这些付出不成正比的薪水。

这些时间,我感谢教我技术,教我东西的Will和Dwight,但是你们变了。感谢帮助过我的每一个人,感谢Strauss处长之后对我的认可。

而我到了需要养家的年纪了,我不能再这么荒废下去,我选择走不是因为我忍不下,而是你们辜负了我,是敬鹏欠我的。

致谢你们:Micole,Summer,小美,杰哥,钱老板,舲姐,云姐,章鱼姐姐,宋钟基,黄川镇大佬,啊斌,佳艳姐姐,林处长。
赞(0) 打赏
本文遵守创作共享 BY-NC-ND 4.0协议,转载前请先联系作者。绯末博客 » 在敬鹏的这几年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6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5

    牛比,666

    小狼2周前 (06-08)回复
  2. #4

    也呆过两年台企,都差不多。

    匿名5个月前 (01-17)回复
  3. #3

    辣鸡公司,毁我青春

    匿名5个月前 (01-16)回复
    • 刘俊洋

      谈不上辣鸡,公司确实有实力,只是管理上欠缺的太多了。

      刘俊洋5个月前 (01-16)回复
  4. #2

    牛逼牛逼

    匿名5个月前 (01-16)回复
  5. #1

    血泪史写得不错!

    匿名5个月前 (01-16)回复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